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 拯救未来

 
 
 

日志

 
 
关于我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拯救未来。传道,授业,解解惑,坦荡胸怀,诚实待人,踏实做事,善良为本,宽容为怀执着让我们驰骋文海,在文学艺术的殿堂展示自己的浪漫情怀,!出版两本文集《岁月留痕》,《文韵微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此情已待成追忆  

2012-05-12 19:07:38|  分类: 走进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03-09 09:39:25|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悠悠岁月,多少往事随风飘散,只把这一段记忆留在心间。
 怎能忘记,在乡间住的那些年里,学会了针线活儿和许多农活儿,而每一件活计都凝聚着乡亲们的关爱与辛苦。
      一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末,人们穿衣服还是颜色单调,总是老三样,黑、蓝、灰,式样也老土,穿的鞋还是手工做成的。如今,要是听说谁在做针线活儿,尤其是见到谁穿的衣服和鞋子是手工的,这对于那些7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来说,就会不可思义。那些手工针线活儿早已变成了机
器制作,而且从商场买来的要比手工做的价钱便宜很多。街上卖的鞋,花样繁多,质的也好,皮的、革的都有,式样新颖。那些丝绸、棉麻面料的北京老字号布鞋,是回归自然的产物。如今,谁要是在哪里见到一件手工制的唐装,却当作稀罕物件。
      那些年,我正在上学,母亲长年有病,家里没人做针线活儿。衣服破了,我经常是粗针大线地连补上就算了。可是,家人穿衣、穿鞋就成了问题。街上卖的只有胶鞋,皮鞋、布鞋很少,就是有也买不起。

    秋冬季节,人们忙完地里的活儿,该忙家里的活儿了。这个时候,你无论走到谁家,婶子大娘不是在打麻线,就是纳鞋底,或者做鞋帮,有的在做棉衣,一切都是为了准备过冬。那年月,家家的针线活计多得做也做不完。尤其是妇女更是辛苦,农忙时,她们得下田里劳动,回到家里一大家子人等着她吃饭呢,还得做针线。农闲时,她们还得继续做针线,一大家子人的针线都落在她一人身上,有的人家有六七口以至于十几口人,那家的主妇就得起早贪黑地忙针线,经常要做到半夜。累得她腰酸背痛。一年四季你却见不到她们闲一会儿。农村的女孩从小就耳濡目染的全是针线活儿,十几岁几就能帮妈妈打点一些简单的活儿,所以说农村妇女要比男人负担更重。

  那一年暑假,我准备给自己做一双鞋。 做鞋,说得容易可做起来却难了,而要做得好就更是不容易。我的这双鞋是在陈婶的传授和指导下完成的。首先,把从旧衣服上拆下来的破布洗干净,皱褶展开,剪成一块块,有方形、方形、三角形、以及棱形的,准备打隔布。再去打浆糊,打浆糊时,先将面粉放点水搅动开,再倒进锅里不停地搅绊,要五六分熟就可以啊。打隔布时,在吃饭的桌子上先抹满浆糊,浆糊无须太多,但必须抹匀。紧接着往上面铺一层大块的旧布,布和布的边缘相互搭上。这一层铺满了,再抹一层浆糊,铺下一层,这时要注意错开上一层的接缝处,接着往上面铺一层大块的旧布,布和布的边缘必相互搭上。这一层铺满了,再抹一层浆糊,再铺下一层,由于我的这些旧布块儿都很小,好长时间才码好这一层。抹上浆糊,就这样一层挨一层地贴上去。四层全贴完毕,再抹一层浆糊,这时,天已将晌午。将贴有隔的桌子搬到外面晒太阳,晒了一下午,用手摸摸,隔布很平展,已经晒干了。顺手揭下来,那隔布很挺实,内心很高兴。

   然后剪鞋底。先去邻居家找来了适合我的脚的鞋样儿,用纸照原样剃下来。在陈审指导下,将鞋样放在隔布上面,一张一张地照样大致剪下来,剪够了6片。再把照纸样放在剪下来的隔布上,用线大码缝上,照样仔细剪,剪完鞋底,用浆糊沿白布条,然后将每3片粘在一起,底心和后跟要垫上一层或两层碎隔布。最底层附上一层布。放在热炕头上烙着,上面压两块砖,以便将它压实。等待鞋底干过程中,就去准备下一步的工作。 
      接着打麻线,准备纳鞋底。打麻线的活儿也不是很好做的,应该是将麻匹分成均匀细细的一缕缕,在手上挽成一
个个圈儿,有秩序地放在针线笸箩里,一只手转那只猪骨
头做的拨锤儿,一只手往上絮麻线,扭成单股线,再将两股单线合在一起打成绳子,用它来纳鞋底。
    纳鞋底,要把劲用上,如果麻线拽得不紧,底子就不会结实。左手的锥扎一孔,右手的引麻线的针穿一下,先将鞋底纳一圈儿,再从前面开始,一行行,一针错一针地纳,按照陈婶的指点,我把针脚纳得密密的,说这样才能结实耐磨。大约纳了七八天,手都磨痛了,直到把两只鞋底纳完。

做鞋帮也不是件容易的活儿。先买来鞋面,颜色一般选青或蓝的。当时叫斜纹、卡几、花达尼、趟子绒都可。我买的是8寸青卡几,按照鞋样打一小块三层隔布,将新鞋面粘在最上面一层,晒干了,就剪鞋帮,鞋帮剪好后,将后跟缝好。该沿鞋口了,一般用青布条沿鞋口。我没多想,拿起来就做,很快做完了。在这道工序里,我又犯了错误,陈婶看了皱着眉头说,你这做的是啥呀?鞋口条码得不紧,针线走得歪歪斜斜,这样不但不美观,而且也不能结实。鞋口走线必须仔细,针脚必须头搭尾才行,看来,做什么事情都马虎不得。我虚心接受了批评,耐心地听从指正,拆开来重新做好。
    最后一道工序是上鞋。将鞋帮底部沿一条白布边,使之与鞋底的白布边颜色一致。先用线将帮与底的前后各赘上几针,然后用一根白线绳,从后跟开始将帮缝在底上。那一道线很重要,关系到鞋的美观,针脚要不密不稀,均匀适中。鞋子上完了,还没算最后完成,还得往鞋脸喷些水或酒,之后,用旧布或者旧棉花将鞋脸塞得鼓起来。晾干就可以穿了。我的第一双鞋虽然还不够美观,但穿上它觉
得很美,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次作品。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为家人做鞋,还做棉衣、做单衣、
做被子、还学会了絮棉花。我家没有缝纫机,无论做什么都是用手针来完成,而每一件活儿都得需要几天,十几天才能做完。我的手越练越熟,也越巧,自己剪的土洋结合的上衣、裤子,都是用手工缝制的。我给未婚夫做的那一双挤脸棉鞋,鞋口还钉了花纽扣,让他爱不释手,都舍不得穿。女儿们小的时候,我给她们做鞋、做花裙衣,式样跟做工跟买来的差不多,女儿穿出去,得到邻居们的夸赞。
         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穿衣服开始追求时髦,色泽鲜艳入时。年轻人异想天开,牛仔裤,花格衫,女孩子穿吊带、超短裙、弹力瘦身衣…,我外孙那天还爬梯了膝盖
很长一条破了的裤子,我还以为裤子破了,要给他再买,他说这是艺术,时尚,我再仔细看,可不,裤
腿中间那一条还是特意制作 露透的部分,裤角毛边,如今的衣服真让人匪夷所思…一些退休的老年人,更是赶潮流,追时尚,大红大绿是他们的专利。
       
每人的衣服都穿不完用不尽,我的衣服多得衣厨里放不下,脚上的鞋还没等穿旧,就扔掉换新的。不要说不做
鞋了,连衣服和被子也不用做了,
      虽然手工活儿要比机器活儿笨拙得多,也不那么精巧,但我还是对做手工活儿的那段时光有些留恋,因为那些活
计充溢着浓浓的人情味,浸透了我的全部心血和汗水。

  只可惜,老祖宗几千年遗留下来的手工制作,流传到了现在大部分要失传了,但,这也是时代的进步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