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 拯救未来

 
 
 

日志

 
 
关于我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拯救未来。传道,授业,解解惑,坦荡胸怀,诚实待人,踏实做事,善良为本,宽容为怀执着让我们驰骋文海,在文学艺术的殿堂展示自己的浪漫情怀,!出版两本文集《岁月留痕》,《文韵微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山头的故事  

2012-05-02 10:11:49|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山头的故事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老山头的故事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老山头的故事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老山头的故事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我家居住的小城,东、西、北三面环山,山是群山,连绵起伏,顺着山势有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河是雅鲁河。河边的杨、柳、榆、桦等树枝叶繁茂,这山、水、树便构成了小城宜人的风景。从家向南走出20几里路,就到了老山头。位置就在西面这排山的终点。山不算高,形如馒头,山上绿荫覆盖,山下草树葱茏。紧辈山脚的那条河,两岸居住着几户人家。老山头一带有我的表亲,每年我都和父亲去那里串门。那里的一切,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一)、采 野 味

 

    老山头周围荒草丛生,野生树木成林,人烟稀少,到处还是原生状态。那时我还小,整天就知道与同伴往野外跑着玩。平时我很愿意去郊外的表大伯家,一住就是10几天,那里有我的表兄弟、表姐妹们,我们可以整天上山下河玩耍,大自然中的鸟、兽等生灵、野生植物、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留连忘返,父亲来接我都不肯回去。春天,表叔表大伯们在河边开荒种地,我与几个小伙伴常常跟了去,而一去准能有许多收获。有时会在草甸子里无意中碰到一片野蘑菇,跟着牛犁后面走,犁过的地方常常能发现有一种叫酸巴浆的植物从泥土里裸露出来,这种植物的根、茎是我们最爱吃的野味。拽住酸马浆的叶子小心拔出来,有的能拔出几尺长,又白又嫩,有手指粗细。每次来我们每人都能拔回一大捆,跑累了就坐在田垄上一边剥皮一边吮嚼着,如吃甘蔗一样,口感脆脆的,味道也很美,酸里面还裹着丝丝的甜味。跟在牛犁跑,还能发现被惊起的沙鸡、鹌鹑等鸟儿,鸟儿们飞起的地方常常能寻常到一窝鸟蛋。那时候的鸟儿们太笨了,见人不知道躲。河边野生的山丁树、稠李树连成了片。春天,也是山丁树、稠李树开花时节,一树树的花爆满枝头,洁白如雪,轻风吹来,花枝拂动,似飘浮的云朵。一到秋天,树上挂满了一嘟噜一嘟噜红彤彤的果实,山丁果小巧玲珑,圆圆的像个图丁,也很像一种扭扣。刚结出的山丁果还是青青的,酸酸的,几场霜过后,山丁果与山上的红叶一起全红了,红得透明,挂在树上像是无数个小小的灯笼。这时候,当我摘下熟透了的山丁果,吃到嘴里,绵软、酸甜。稠李的果实成熟时紫黑色,野葡萄一样一串串挂在绿叶间,阳光下更显出宝石一样纯洁,又黑又亮,甜甜的,但吃多了,舌头就被染上了紫色。这些果实除了我们随手采集少量的以外,剩下的大部分喂了鸟雀。有时乘刚刚下过雨,我们就来河套边的细沙上捡拾地皮,后来我才知道,这种叫地皮的据说也是一种植物,像木耳一样黑色的,一片一片的,但我却忘记这东西是怎么吃了,可能是做菜吧。夏季里我们去甸子里采韭菜、挖山蒜,刨出野百合的根,它的根如蒜头一样大小,可以烧着吃,口感甜密、清香。

    那时的人们虽然很穷困,但有了大自然的恩赐,山下人们生活得很满足。

 

(二)捉 河 蟹

 

    我经常随表哥表姐去雅鲁河捞河蟹。

北方河蟹,南方人叫它龙虾。龙虾个头很大,但那里都是养殖的,我们这里的河蟹相比较虽然要小些,可是纯天然生长的。每次捉河蟹,都是表可表姐们在一旁耐心指导。深绿色的河蟹在水中将身躯展开,如一片树叶,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它。在它身上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它游泳时不是向前游而是向后退。游时不是成群结伙,而是一保龄球个地游,捉河蟹要眼疾手快,发现它游过来,就在它后面2尺来远的距离将手张开等着,待游到跟前,猛地一把抓住,投入另一只手拎的小桶里。有几次我发现了河蟹游过来,手动作慢了些,是因为见到它有些胆怯,竟然让它逃跑了。有两次发现了它,就赶快伸出手去抓,但是由于手伸出去只抓住了它的某个部分,河蟹一边挣扎一边伸出尖利的钳子一样的螯将我的一个手指紧紧夹住,竟然将手指夹破,流出了鲜红的血,,痛得我用力往下甩,后来我知道,捉河蟹时手一定要张开,捉住后紧紧握在手心,或者紧紧捏住它的背,不然,它会对你不客气,报负你的。我们一边趟水一边仔细搜寻,河蟹很多,我们一会儿捉一只,不到半天,捉到了大半桶河蟹。

    回到家里,盐水煮熟后,那河蟹由原来的鲜红的颜色,很惹人爱,这时候,大家便能吃上一顿丰盛的美餐。有时河蟹捉多了,表大伯就给磨碎做成蟹豆腐。

 

                    (三)、老 舅 爷

    老舅爷是我父亲的亲娘舅,我认识他时就已经60多岁了,他一生没成过家,住在老山头紧靠河西岸一间低矮的地窨子里。我去表大伯家玩儿的时候,总不忘与表姐表弟们去河西看望老舅爷。迈步进门,得低着头摸着黑往里走一段路,进到屋里就觉得亮堂多了。屋里一股浓浓让人的透不过气来的烟草味,环顾四周,炕头有一床长年铺着的被褥,被褥下面铺一张狗皮,那狗皮竟然张着嘴巴,瞪着眼睛如活的一般,让人感到惶恐。床头放一个烟笸箩,里面装有呛人的蛤蟆烟。床边卧着一只大花猫正在憨睡。炕梢一个紫檀色夜壶,地下那面墙根有几穗青玉米或是几个土豆、几把豆角。这一切使我觉得这屋子里没有半点生气,因此对这里我丝毫没有兴趣。但听说老舅爷会讲故事,我便来了兴致。原来,老舅爷年轻时读过私塾,喜爱看古书,古书上的内容不管南朝还是北国他全会讲。那些妖魔鬼怪故事,吓得我们不敢回表大伯家。

     老舅爷家里的那只大狸猫,大约十几年了,胖胖的,若要它站起来也足有一个小孩儿高,一身白毛间杂着黄黄的花纹,油光锃亮,老舅爷管它叫狸花。这些年有狸花陪伴在身边,老舅爷就不觉得怎么孤独了。花花不靠主人喂养,每天自去河边捕鱼吃,还把捕到大一点的鱼给主人拖回来。它每天都能捕到一两条大鱼,老舅爷每天都有新鲜的鱼吃。我上学以后的许多年没能去“老山头”了,听说老舅爷活到了90岁,是他的侄儿——我的表大伯和表叔们为他送的终。

                   (四) 结识朝鲜人
    60年代,老山头搬来几家朝鲜人,有几家光是母亲带着孩子,听说丈夫在美国佬侵略朝鲜时牺牲了。剩下的孤儿寡母流浪到老山头开始新的生活。

    起初,看着这外来的民族身穿长裙、脚穿钩鞋觉得新鲜。由于习俗不同,语言不通,起初,都对他们敬而远之。后来,我的表兄妹经常与朝鲜孩子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很快学会了朝鲜话。表兄妹们当时还很小,汉话一时都说不好,竟然那么快就学会了朝鲜话,还得到大人们的夸赞。他们在一起玩耍时能用朝鲜语言进行交流,使我感到很了不起。由于孩子们会讲朝鲜话,增强了居住在这里的汉朝两族之间的感情,大人们也逐渐熟识了。他们相互往来,相互学习,左邻右舍成了一家人。朝鲜人爱干净,屋子、院子总是擦扫得干干净净。就是再清贫的人家,灶台旁边也要放有几个擦得锃亮的坛坛罐罐,里面装着各种小咸菜,平时,家来了客人,主妇准会变戏法似地端出几样可口的小咸菜摆到桌子上。他们很会种水稻,从早春开始,就穿着水靴下到冰凉的劳作,播种、薅草、直到收获。长年的主食就是稻米。做米饭使用一种特制的铁锅,锅的上半部向里收进去一圈。锅盖周围向下突出一部分,盖在锅上严严实实,使用这样的锅焖出来的米饭不但颜色如雪一样的白,米的原味不流失。他们最爱吃辣椒,每年大面积地种,一到秋天,收获的红辣椒一串串地挂在自家房檐上晾晒,晾干了制成粉放到菜里,是每顿必备的调料。时间久了,朝鲜人的生活习惯也多少影响着我表大伯们几家,跟他们学着种水稻,使用朝鲜锅焖饭,学着做朝鲜风味的腌辣咸菜,吃辣椒、做打糕,朝鲜人也跟着汉人学会了捕鱼、侍弄园田、做衣服。后来,老山头的朝鲜人越来越多,成立了朝鲜村,如今,汉朝两族的村民在市政府领导下,携手并肩一起走上了致富奔小康的道路。

   老山头,是我童年的梦,它记录着许多快乐有趣的故事,使我的童年充满了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