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 拯救未来

 
 
 

日志

 
 
关于我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拯救未来。传道,授业,解解惑,坦荡胸怀,诚实待人,踏实做事,善良为本,宽容为怀执着让我们驰骋文海,在文学艺术的殿堂展示自己的浪漫情怀,!出版两本文集《岁月留痕》,《文韵微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丙戌忆犬  

2013-02-02 16:33:11|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丙戌忆犬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丙戌忆犬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丙戌忆犬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丙戌忆犬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原创)丙戌忆犬 - 秋水微澜 - 塞 外 苏 杭 博 客 欢 迎 你

  

本人属狗,今年又恰逢狗年,听人说本立年爱遭不顺,必须穿红,说是这样吉利,这一说大概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吧。女儿们为了让我这一年平平安安度过,开始说服我,说她们要给我买红衣服。狗年遭不顺,这是迷信,我根本不信这一套,但想来想去,还是随俗吧,有谁不愿意祈求自己在这一年里健健康康,快快乐乐,一顺百顺呢?再说,什么颜色的衣服不是一样穿呢?本来人已过中年,鬓发斑白,面部有了沟壑,穿点红挂点绿,也能弥补些缺撼。再说,老年人穿得鲜艳些,这也是当今的时尚,‘夕阳红’么。人老了着意打扮一下,以此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何乐而不为呢?女儿看我同意了,立即行动,去商厦选购,嗬!衬衣、毛衣、袜子、腰带……全是红的,让我从头到脚换上。看着女儿买来的这些衣物,大概对我来说,只有狗年才有的这许多说道,便想起我家的那些狗来。
    那些年,我家住平房,因生活需要,养了一些小动物,鸡、鸭、狗、猪、兔……院子里成了一个动物园,尤其曾经养过的那些狗们,为我们这个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人家养狗当崇物,而我家养狗却是用来看家的。狗与人有感情,狗有救主人的先例。我家的狗虽然没有那些光荣历史,但忠于职守还是称得上的,因此,我把它们当作家庭的一员。

家里曾经先后养了10几只狗,它们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什么小黑、大黄、犇头,四眼……都是普通品种。印象最深的有这样两只狗,记得有一年春天,第一只狗刚刚从它母亲身边抱来我家,当时,感觉它很好玩。全身黑色的毛油光光的,前额有些突出,虎头虎脑的,哽哽地叫声很像个撒骄的小孩子,它的两只小黑眼珠好奇地四下里打量着,我们叫它小黑。小黑刚离开母亲,还不太会吃食,喂它牛奶、面包,它只用小小的舌尖轻轻舔两下,就再也不想吃了,我很着急,想它可能再过两天对我家熟悉了就会好的。起初,我让它呆在橱房里,身下给它垫个棉垫,它也知道去上面睡觉。白天还很听话,到了夜间,听它用小抓子使劲挠门,拼命地嚎叫,细细听来,声音有些凄凉,就如小孩子哭着找妈妈一样,它大概感到寂寞,想念自己的母亲了,我的内心感到很是不安。但只要有人一开灯,屋子亮起来,好像知道我们要起来照顾它,与它作伴,嚎叫声就会立刻停止下来。我们给它喂水喂食,陪着它呆一会,看它睡去才离开。隔一两夜,它对新的环境逐渐熟悉了,白天与我屋里屋外的跟着,如影随行,夜里也安静多了,开始有了食欲。我发现它吃得多,长得也快,不知不觉就长成了半大狗了,而且会汪汪汪地管起闲事来了。它在屋子里经常竖起耳朵歪着脑袋倾听外面的动静,它的耳朵特别灵敏,院子里有微小的声音都能听得见,真所谓‘隔墙有耳’。一听见院子里有异样动静,就汪汪汪地叫,声音有些稚嫩,很好听。小黑会叫了,它很快就能看家了,全家人都很高兴。我在窗下为它搭了一个窝,让它睡在里面,它的伙食一般与我们的一样,我们吃什么,它也吃什么。米饭泡菜汤是它们最喜欢吃的食物了,食盆里刚刚填上,只一会儿,就把食盆舔得干干净净。扔出去几块骨头,它们会高兴得奔跑着一一叼回来,趴在窝边翻过来倒过去地有滋有味地啃着,就如品尝美味佳肴。我们闲遐时,愿意与它们亲近、戏耍,它与我们握手、贴脸、用洁白的牙齿撕咬我们的衣服,久而久之,我们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狗看家是它的天性,外面来了人,小黑就汪汪汪地叫,给家人报信。有时我一个人领着女儿在家里,夜里很有些害怕,但院子里有小黑作伴,会给我壮胆,我就像是有了靠山,就什么也不怕了,安下心来一觉睡到天亮。时间久了,我能凭借小黑的各种叫声来判断院子里所发生的情况。假如叫得不急,缓慢得像唱歌似的,这不可能是院子里的情况,大概是院子外面或远处有情况了,或是有人走动,或是有家畜随便溜达,对于这些我可以不必去理会。如果它一声连一声地叫个不停,而且声音又大又猛,准是门外有人来了,我可以出门去看个究竟。小黑长大了,变成了大黑,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它不但见来人就叫,还往人身上扑,大人吓得一边喊着一边往一旁躲闪,小孩子竟然被吓哭。幸亏它没咬着人,避免了很多麻烦。我怕它以后咬着人,再弄出狂犬病什么的,麻烦就大了,将它项子套了个铁环,铁环上连一条绳子,拴在了它的窝旁边,绳子一端只留短短的一截,让它只在窝边活动。大黑的活动受到了限制,可这样一来它对来人咬得更起劲了,听人家说被拴的狗就是叫得猛,但尽管它每次将那条绳子挣得紧紧的,仍然接触不到来的人,只是它这一叫,我们就会知道有情况,只让它起到了通风报信的作用就行了。但大黑对我们的限制没有丝毫怨言,不管它叫得怎么凶,我一抚摸它,就立刻安静下来,摇着尾巴,温顺地接受爱抚。

狗是一种对人很有感情的动物,那一年我养了一只黄狗,叫它大黄,我们从外面回来,距离老远它就能听得出家里人的脚步声,忽地从窝里蹿出去,还没等我把大门打开,它就急得先把头伸向门洞去察看,门开了,它摇着尾巴,跳着伸出两只前蹄抓我们的衣服,再用舌头舔我们的手,一溜小跑与我们一同进到屋里。它不但对人有感情,还与院子里的鸡、猪成了好朋友,整天尽职尽责地看护着它们。圈里的猪肥了,这了安全,夜晚总要把大黄拴在大门口的猪圈旁边,让它看守着那只准备过年的肥猪,为此,它竟然经历过一次磨难,险些遇害。一天夜里,我们听到大黄没命地咬叫,从那叫声里听得出来,真的有人来,根据叫声判断,它像是扑到了来人的身上似的。接着就听见了两声枪响,随后仔细听,并没听见呻吟声,我们觉得事情不妙,这是个不速之客,准是有人偷猪来了。赶紧跑出门去,借着手电的光亮察看,圈里的猪还在,大黄身上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四处搜寻,没发现放枪的人,以为是小题大做,心里有些平静,放心地回屋继续睡觉。可是第二天清早,发现大黄的鼻子上有一个弹孔,拨开它脖子上的毛仔细查看,见里面也有一个弹孔,知道这是哪个可恨的贼干的。回想昨夜大黄不是好声的嚎叫,可以想象它是在贼人当前的关键时刻经过与来犯者展开了殊死博斗,圈里的那头猪才得以安然无恙的。院子里其它东西也一样没少,多亏了大黄,不然,我家的损失可就惨了。也许那贼是冲着大黄来的,不是有人专门偷人家养大的狗,将它杀了卖肉赚钱吗?勇敢的大黄带着伤硬凭着惊人的勇猛硬是把一个持枪的贼赶跑了,获得了死里逃生,看来,它为了保护这个家是拼着性命的,它已竭尽全力了。发生了这么大的险事,使我们有所警觉,虽然距离过春节还有一段时间,杀那头猪过年还早,但又怕哪个贼惦记,于是,赶快将它杀了。大黄可能没有伤着要害部位,也看不出它有什么痛苦,只是看着有些打不起精神,没几天就恢复了。

 岁月流逝得很快,大黄已经在我家呆了8年,长得又高又壮,身上的米黄色的毛完全变成了红色,像一只火狐狸,看起来很美。它渐渐懒惰起来,不但整天趴在窝里不爱走动,也不爱管闲事了,院子里不管发现什么情况,它都无动于衷,有时无奈叫两声,大概它已经有些老了。它整天就趴在窝里不爱动,在一个秋天里,大黄不知什么原因就死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冬天时我们给它的窝里撒了一些茧壳让它取暖,没想到炎热的夏季里那茧壳生了微生物,那些微生物把大黄的腹部感染了,以至于要了它的命。真后悔平时对它关心得不够,含着悲痛将它运到树林子里埋了。大黄死了,家里里缺少了一个看门的。担心院子里不够安全,每一夜得起来几次察看动静。事隔几天,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一天清早起来,发现鸡房里20多只鸡、鸭真的神不知鬼不觉地无影无踪了,它们还正在产蛋呢!在一个角落里,我们找到了一只最小的鸭子,它正在呱呱叫着找它的同伴。听人说小偷偷东西一般都给留下一点,为的是留给自己一个财路。看着这只可怜的小鸭子,听它的叫声令人揪心,心想,还不如都偷走的好,倒也干净。回忆这一夜我们也照常起来察看了几次,估计是午夜我们刚刚把灯闭了之后被来人干的,可恶的贼,不劳而获,这让人可气又可恨,此时,我更想念起大黄来了。
 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它们品德高尚,更不嫌贫爱富,它忠于主人这一点是其它动物所不能比的,同样是家里养的动物猫儿就做不到。不管家里遭遇怎样的不幸,它始终都会陪伴着它的主人,若我将来再搬进平房里,还想继续养它们。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