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 拯救未来

 
 
 

日志

 
 
关于我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拯救未来。传道,授业,解解惑,坦荡胸怀,诚实待人,踏实做事,善良为本,宽容为怀执着让我们驰骋文海,在文学艺术的殿堂展示自己的浪漫情怀,!出版两本文集《岁月留痕》,《文韵微澜》,

(原创)错认  

2015-08-02 07:18:12|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原创)错认 - 秋水微澜 - 塞外苏杭,秋水微澜欢迎您

   秋天 ,我每天 都要骑车  去大坝游玩,我喜欢 秋天 的景色 ,草树由表变黄,庄稼已经成熟 待收,大地一片金黄。蓝天 更高远,偶尔飞过几行大雁,鸣唱着向南飞。   样美好景观深深吸引着我,让我留连忘返。

大坝上行走锻炼的人不计其数,人来人往的很热闹。有那么四个女子,她们的言谈引起我的注意,刚开始我还真没注意,只听见她们中间有人对着我喊,拐了,拐了,掉沟里了。我自管走自己的路,没太在乎,可隔一两天就又遇见她们。那一天,我正骑车向北走,一边悠哉游哉,一边嘴里哼着小曲,心里很高兴。迎面又遇见了她们,还是她们这四人,是从北向南走来,而我出来的比她们 要晚些,遇见 她们是听到 她们喊同样的 声音: 拐了,拐了,掉沟里了。我细听,这是喊什么呢?什么叫拐了?喊完,四人就一齐回头看着我的反映。我这才意识到她们是在骂我。我发现她们一直看着我,她们的喊声越来越来越大,就下车 问了一句:你骂谁呢?就骂你,为什么骂我?我又没惹你,你惹我了, 我们不相识,你走你的道,我骑我的车,怎能说我惹你了?你就惹我了,你忘了,我的女儿 是你学生,叫刘芳,有一年她正在考试,去晚了,被你撵出考场,就为这她没考上好中学,这可耽误她的一辈子啊。我不骂你骂谁?她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我教过的学生中确实有一个吸叫刘芳的女孩,但我确实想不  来将她撵出考场一事。她说的考试可能是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我连她家长 都要不认识,这个叫刘芳的不可是我们学生啊。再说,就是有这么回事,那也该是教育局或者 学校的意见,我一个监考老师有什么权力撵人家?按一般来说,班级学生参加什么活动班主任老师都要是百般护着自己班的学生的,唯恐落下一个,我不会无缘无故不让学生考试将她们輦出考场。我跟她解释,我咋没想起有这回事?你女儿是我学生吗?你是我学生家长,我咋不认识你?我心里琢磨,以往学生家长 见着我会热情地与我打招呼,相互间有聊不够的话题,怎么这位家长 见面就骂人啊?这真有些不正常,让我莫名其妙。我很自信地说,我教育过的班级所有的学生我都要进行了家访,就连星期天节假日我都要去家访,我根本不认识你,你的女儿 不可能是我学生,你认错人了吧?你骂谁啊?剥你皮认你瓤,就是你,我就骂你,什么时候见着你我就什么时候骂你,你耽误我女儿 前途了。你非得 死,大坝上人们都要在悠闲自在地散步,她这一骂整个大坝和谐气氛全被她的骂声污染了。我这才仔细看了骂我的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五十多岁,个子 不高,穿着蓝色花点的衣服,长圆脸形,面目不善,骂起人来更是凶狠狠的,我只能 听着她没完没了地骂我,我一句也没有还她,再说,我也没有骂人的习惯,也不会骂人,大坝上许多人也围过来到看热闹,我跟她解释,你的女儿 不是我的学生,你认错人了。她一再强调说,我没认错,我说,那我咋不认识你?我的学生哪个家长 我不认识?但尽管我怎么说就是无济于事。我气得浑身哆嗦,有一同行的夫妇俩走到我跟前劝我说,你别和她生气,你让狗咬了一口,不能再咬她一口,我想,也是,不能拿别人的缺点惩罚自己,气坏了身子不合算。第二天,我又在大坝上遇见 了那几个人。跟她一起来的那几个人可能都要对这件事信以为真了,因为我发现当那个女人骂我谁也不上前来劝解。我想,我不能跟她一样的,那多显得我这个人民老师没水平?但我一定要弄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女儿 是不是我的学生,弄明白这个 就好办了。我于是打听 到了她家住址,我找了个同伴去了她家。敲门进了她的屋,她没在屋,她丈夫 说去楼上看她母亲 了,一会就回来。我们只好 等她一会儿,在等她的那几分钟,我看了她墙上挂着她两个女儿的照片,两个女儿 都很漂亮,但我一个也不认识。

不一会儿那女人回来了,我说,那天你误会了,我不是你女儿 的老师,她还跟我大声喊,就是你,你不是姓张吗?我说,我姓张,你说得没错。我没认错,就是你,高高的个子,长得很年轻,你耽误我女儿 一辈子,我想,我们教毕业班的还有一个姓张的女老师,她叫张连荣,长得高个子 ,很漂亮,她可能把我们俩 弄混了,但我不能把我们的这位老师提供给她。我说,如果我真的是你女儿 的老师,如果我真的在考场上把你女儿 輦出考场,那我负全部责任。但我真的不是你女儿的老师,根本没有这回事。没等我火,她倒冲我火了。你做错事不承认错误,还辇到我家里来了。我于是问她,你女儿 现在什么单位?她说,我不告诉你,反正你耽误我女儿 前途了。她又拍桌子又輦我,大声冲我喊,快走吧,我有病你别在这气我了,把我气犯病你负 担不起。我说,咱们俩 谁气谁啊?这时我感觉再跟她说下去太没意思了,说着,我和一起来的姐妹 往外走,我们在小区里打听别人,才知道 她女儿 在保险公司工作。我们走出好远,出了小区的大门上了,还听得见她在骂。我一直不知道 那女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索性就叫她无名女吧。我打了一辆出租汽车,当我上车的时候,一起来的姐妹志华都要气得喘不过气来了 ,看她的脸气得发白,我害怕她气个好歹。就劝她,别跟这样的人生气,简直是泼妇。你就是浑身是马列主义理论也讲不过一个泼妇。你放心。我们会弄明白 的。我想,那无名女可能性弄错了,我想, 要弄明白就得去调查一下。我们去了那女人的女儿单位,确是一个保险公司,我们见到了她女儿 ,问她,请问,你叫刘芳吗?她说,我是刘芳,我说,打扰一下,你认识我吗?她说,不认识,我说你小学是在哪里上的学?她说在实验,所在学校她说对了,我就是实验小学的老师。我说,你的班主任是谁?她听了不耐烦地说,你问这干嘛?我没必要求告诉 你这些。我听了这话有点带刺,没想到 无名女不讲理,她的女儿 也这么不礼貌,真是有其母便有其女。但我忍住气,心平气和地对她说,是这样,你母亲 说你是我学生,接着我简短 地把下面她母亲没完没了地骂我的事说了,刘芳听了,也不说什么,只是有点紧张,就说,我们还有事, 你们没别的事就出去吧。我们无趣地回来了。

从那以后的日子里,我还是每天 去大坝,再去大坝见着她就发现无名女在有意躲避我,她把帽沿向下拉遮住房脸,就这样一直躲着我。我估计 是她女儿 回家 跟她母亲 说了此事,或者 责怪 了她母亲也未可知。再见着无名女,我没再去理她,尽管我的气又升起来,但表面仍然 如没事一样,仍然正常地骑车走我的路,我想,事情 都过去了,还纠缠它干啥?还是保持淡然吧。我深知,淡然是一种优美,一种心态,一种涵养,一种境界。淡然于心,自在于世间。世间之事,纷纷扰扰,对错得失,难求完美。若一心想要事事求顺意,反而陷于计较的泥潭,不能自拔。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